爱说篇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温夏言萧靖风_温夏言萧靖风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糖糖 主角:温夏言,萧靖风 标签:总裁,言情,虐恋,甜宠,婚嫁

今天小编带来总裁的碰瓷小娇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温夏言,萧靖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糖糖,亲爹不疼,男人劈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亲妈的死因成谜?鬼知道温大千金在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身无分文的时候,只好碰个瓷,幸运的抱住了霸道总裁的大肥腿。委身做情妇,只为将失去的一切全部拿回来,可为毛突然被总裁霸王硬上弓?我去,萧靖风,说好的约法三章呢?“温夏言,别忘了,温氏集团还在我手里。”行行行,您是大佬,为了重新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她忍。明明是她跟在总裁身后拼命隐忍,为什么经常心疼的却是总裁大人?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精彩章节:

她咬牙切齿的爬起来,连身上的疼痛都顾上了,这个陈律师,是她最后的希望,她必须要夺回家产,那是妈妈留下的东西,她不忍心让温振华和他的小老婆母女拿去瓜分。

可是保安得到了关照,就是不然温夏言进门,不论她如何哀求拍门,就是将她堵得死死的。

“滚滚滚,没钱还想要请律师,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温夏言脸面丢光了,她从小长在豪门世家,和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为了复仇只能忍辱负重:“求你们,通融一下吧!我真的非常需要陈律师帮忙的……”

胸腔里被恨意填满,温夏言却不得不逼着自己,用她最卑微的形象去哀求这些捧高踩低的人。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落的这般田地,更没想过有一天连一个门口看大门的都能一脚踹在她肚子上。

“啊……”温夏言被踹的站不稳,后退两步,捂着肚子撞在了的士的车门上,师傅下车,一把揪住她,方才的闹剧,他也看出来,这女人没钱付车资。

“我说呢,你还真是个没钱的啊!没钱你打什么车啊!装什么有钱人在这里?”

“来来,大家看看,这女人,明明是个疯子,没钱还要打车!我们开出租的也都不容易,要是人人都这么坑,我们还挣什么钱?”

温夏言此时身上到处都疼,头上的伤口裂开了,鲜血侵透了纱布,肚子被踢了一脚,一股气息倒抽回去,她疼得弯着腰,喘不上气来,还被司机师傅抓的死死的,就差游街示众了。

大家围上来,指指点点,温夏言的脑袋嗡嗡的响着,只听到周围指指点点的声音,都在用不堪入耳的语言责骂她。

一时间,孤苦无助,绝望,恨意,委屈,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涌上心头,温夏言捂着肚子的双手用力捏成拳头,不知名的火焰在身体里勃发。

为什么所有人都欺负她?

为什么见到有人落魄了就全都要上来踩一脚?

她做错了什么了?不过就是年满二十岁,到了该拿到家产的年龄,就要被亲爹夺走一切,遭受这样的委屈吗?

忍不住的泪水涌上眼眶,模糊了视线,温夏言丝丝咬着嘴唇,努力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她不是软弱的女子,可眼下……

没有人会在被这样欺负被人踩的时候还能老老实实的忍受下来这些委屈。

温夏言浑身发抖,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盯着眼前的地面,多年来的良好教养消失不见,只想狠狠的骂回去,让这些人都闭嘴,她什么都没做错!

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就在温夏言正准备抬头反击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箭穿云霄一样,冲破人群的杂音而来,明明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一瞬间听清楚了。

“没钱是吗?我有。”

画面顿时定格。

只是简单的六个字,威慑力十足,那清冷不带温度的口气,透着浓重的威压,让人不敢反抗他说的话。

他说有,那便有。

围观人群从外围慢慢的分开来,形成了一条路,一个颀长高贵的身影,双手插兜,一身笔挺西装,缓步而来,清冷的目光只是看着场中央被人抓着,形容狼狈的温夏言。

那眼底一抹让人看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冷漠。

萧靖风一出来,现场气温似乎越发低迷,空气都被凝固冻结一样,每个人都好像骨子里冒出寒气,从头冷到脚。

那个司机,不明所以,第一时间放开了温夏言,温夏言站立不稳,向前倒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一定会出丑的时候,一个温暖解释的怀抱接住了她。

温夏言震惊抬头,萧靖风!

他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难道……他想要为她出头吗?

之前在城堡,她那样大闹而去,他这次是记仇来落井下石了吧?

“胆子不小,我的女人,也敢碰?”萧靖风薄唇微张,吐出一句不冷不热的话来,却让那个司机抖了抖。

温夏言也抖了抖,他的女人?亲了一下,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

不过温夏言很聪明的没有开口拆台,看样子,他是想要出头了,不管是不是落井下石,暂且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他那张脸,时常出现在经济版娱乐版的头条上,盘踞各大新闻占据大幅彩页,再加上气质出众英俊逼人,辨识度极高,因此很快有人认出他来。

“这是帝风集团总裁啊!他怎么来了!”

司机懵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招惹了帝风集团总裁的女人。

“我我我……我错了,我马上滚,马上滚……”他果然屁滚尿流的跑了,车资都不要。

萧靖风并没有想要追究他的意思,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吃瓜群众。

这一眼,像是一个无形的结界炸开去,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秒钟做鸟兽散,全跑了。

温夏言靠在他怀里,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替她出头,他几个意思?

他的怀抱结实温暖,在这个角度,她抬起头来就能看到他那线条刚毅的薄唇,这让温夏言忍不住想到了之前城堡里的那个吻。

简直耳红心跳。

但很快,温夏言冷静下来,一把推开他,被电流窜过一样跳开老远,强迫自己停止去想那些没用的。

温夏言一向能够看清眼前的形势。

眼下,她落魄到身无长物,想要复仇,就一定要依靠外界力量,而最后的后盾陈律师都那种态度,她还能去找什么人?

温夏言的目光落在了萧靖风的身上。之前那个想要利用他帮忙的想法,再次浮上心头。

他莫名其妙的亲了她,将她扔出去。现在又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为她出头。

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温夏言盯着他那高大却又浑身透着冷漠的身影,心底一个念头飞快的清晰起来,她必须抓住这棵大树!

她念头转的飞快,不过也才一秒钟,可萧靖风那锐利的目光,早就将温夏言不停转动的小心思尽收眼底。

他来这边办事,因为熙熙攘攘的人群堵住去路,无意中发现了人群中的她,若非这女人是他的车子撞过一次的,他还并未想要出手帮忙。

果然,这个临时兴起的决定真是个巨大的错误,萧靖风已经能够预见到麻烦缠上身的未来。

他冷笑:“看够了吗?虽然你有点姿色,可我还不至于这样饥不择食。”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