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说篇

温夏言萧靖风是哪部小说_温夏言萧靖风是什么小说

完本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糖糖 主角:温夏言,萧靖风 标签:总裁,言情,虐恋,甜宠,婚嫁

今天小编带来总裁的碰瓷小娇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温夏言,萧靖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糖糖,亲爹不疼,男人劈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亲妈的死因成谜?鬼知道温大千金在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身无分文的时候,只好碰个瓷,幸运的抱住了霸道总裁的大肥腿。委身做情妇,只为将失去的一切全部拿回来,可为毛突然被总裁霸王硬上弓?我去,萧靖风,说好的约法三章呢?“温夏言,别忘了,温氏集团还在我手里。”行行行,您是大佬,为了重新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她忍。明明是她跟在总裁身后拼命隐忍,为什么经常心疼的却是总裁大人?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精彩章节:

萧靖风修长好看的手指捏着一只高脚杯,杯子里流淌着猩红的酒液。

他那悠闲自在的样子,就像是刚从一个高级酒会上过来一样,全然看不出来,他正在面对一个刚刚被他给撞上了的受害者。

“原来是你……”温夏言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前她在美国的时候,无数次听到萧靖风这个名字,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萧靖风眸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神色,这女人很显然已经认出来他的真实身份,果然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知道他是谁之后,分分钟只想着怎么巴结他。

他唇角一勾,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下一步,肯定就是想方设法的爬上他的床了吧?

“醒了?你只是受了点轻伤,我会给你一定补偿,既然醒了那就离开这里。”萧靖风冷冷开口,声音不大,却漂着凛冽的气势。

温夏言自小就十分聪明,懂察言观色,自然没放过他眼睛里那点厌恶。

忍不住心底有些不爽。

在她二十岁生日前夕,被夺走家产赶出家门也就算了,现在又遇到车祸,明明是他开车太快,怎么,现在这样子,怪她咯?

温夏言可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儿,听说他给点钱就想要打发了她,正要反击,却忽然觉得心头一亮。

何不利用他一下?帝风集团财大势大,若是能够得到萧靖风的帮助,那夺回温氏……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压不下去,想要夺回家产的心情比什么都强烈。

温夏言眼珠一转,忽然捂着脑袋,晃晃悠悠:“哎呀,我头好痛……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好像撞出内伤了……”

萧靖风看着她演戏,一脸了然的样子,眼睛里的轻蔑更加藏不住,他缓步走过来,唇角微微弯着,像是在笑,那笑意却不达眼底,总给人一种剥皮刮骨一样的寒意。

他一步步逼近温夏言,温夏言被他强大的气场压迫,还不忘了捂着脑袋,一步步后退,表情僵住,心底一股恐惧升上来,这个萧靖风,气场实在是可怕。

直到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退的时候,萧靖风忽然一抬手,抵住了她身后的墙壁,低头瞧着她。

将她困在自己的胸膛和墙壁之间的小空间里。

温夏言抬眼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心跳陡然漏了一拍,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高大的身影挡住了灯光,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最好拿了钱乖乖滚蛋,若是想要打其他主意……”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唇角的弧度更加邪魅,身上的冷意也更加旺盛,朝着温夏言的方向凑了凑,两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

温夏言清楚的感受到他喷洒出来的灼热气息。

她咬住嘴唇心底忍不住的冒上来一股恶寒,这人太可怕,他那双漆黑尖锐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一切,又像是两个黑洞,能够吞噬一切。

“萧少,”温夏言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强笑道,“我好歹也是经历了一场车祸吧,你就这样将我打发走,万一将来我内伤后遗症了你不承认,我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呢?”萧靖风问道,轻蔑的口气要不掩饰,不等她继续说下去,他忽然低头,竟然就一口堵住了她的唇!

“……”

一瞬间,温夏言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脸,

浑身上下的感官好像全都关闭了一样,就只剩下两片唇还在工作,还有感觉。

他那看上去线条刚毅凌厉的唇瓣,居然会这么软,这么暖暖的,湿糯的让人迷醉。

一股电流一般的感觉窜遍全身,顺着脖颈胸腔一层一层的递减下去,直到每一个神经末梢都接收到这样的感觉,再传递回来。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温夏言只知道闭紧嘴巴,不让他有机会攻占自己的口腔,还好萧靖风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他只是不屑进一步动作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夏言陡然回过神来,挥舞着粉拳,一下下的打在萧靖风的胸膛上,终于将萧靖风给赶开了。

“混蛋,混蛋!”她的初吻!

她的初吻连林长清都没有品尝过,就这么被这个混蛋给夺走了!

温夏言拼命的擦着嘴,仿佛刚才被狗亲了,浑身僵硬的感觉也退去,可仿佛,方才那股触电一样的感觉还一直残留着,影响力十足。

她讨厌这种感觉,讨厌死了!

萧靖风依旧抵着她身后的墙壁站着,邪魅的目光瞧着她这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擦掉一层皮的样子,冷笑道:“装什么清高?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想方设法的赖在这里不肯走,不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想要得到他的注意,从而得到更多好处吗?

那他给她就是了。

没想到居然还在装,真是一个矫情的女人。

温夏言彻底炸毛了:“你以为你是谁?神吗?所有女人都要对你趋之若鹜吗?你是不是自恋过头了!”

他到底哪来的自信?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她和他曾经身边那些来了又走的女人一样,愿意心甘情愿的爬上他的床,心甘情愿的被他睡?

萧靖风也怒了:“女人,我警告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趁着我肯给你好处的时候,最好乖乖接受,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被他这么一打岔,温夏言彻彻底底的脑子乱了套,居然将之前计划好的想法给忘得一干二净。

她跺脚,一把推开他,“我才不要你那什么见鬼的好处!你自己留着吧,我享用不起!自大自恋狂……”

听着她这嚣张的言语,萧靖风已然失去最后的耐心:“来人,把这个女疯子扔出去!”

“喂,放开我,放开我自己会走,放手……”

温夏言的挣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抵不过两个保镖的力量,最后重重的,如同一个麻袋一样,被丢下城堡大门外的台阶。

一连两天,被人从房间里扔出来两次,一次是亲爹,一次是差点撞死她的肇事者,温夏言觉得自己人生在二十岁的时候真心讽刺的很,竟然连番遇到这种事儿。

萧靖风的城堡不光房间里奢华精致,就连外观都宏伟壮丽,像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建筑。

可此时,温夏言却没有半点心情欣赏眼前美景一样的城堡,她躺在冰冷的地上,脑袋还有些痛,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

想到自己回国后忽逢巨变,现在初吻都没了,恨意越发从心底蔓延。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