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说篇

温夏言萧靖风总裁的碰瓷小娇妻_温夏言萧靖风总裁的碰瓷小娇妻小说阅读

完本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糖糖 主角:温夏言,萧靖风 标签:总裁,言情,虐恋,甜宠,婚嫁

今天小编带来总裁的碰瓷小娇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温夏言,萧靖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糖糖,亲爹不疼,男人劈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亲妈的死因成谜?鬼知道温大千金在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身无分文的时候,只好碰个瓷,幸运的抱住了霸道总裁的大肥腿。委身做情妇,只为将失去的一切全部拿回来,可为毛突然被总裁霸王硬上弓?我去,萧靖风,说好的约法三章呢?“温夏言,别忘了,温氏集团还在我手里。”行行行,您是大佬,为了重新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她忍。明明是她跟在总裁身后拼命隐忍,为什么经常心疼的却是总裁大人?

总裁的碰瓷小娇妻精彩章节:

“你妄想,那是妈妈留给我的东西,明天我就可以拿到所有的资产,爸,你现在才想起来扣留,是不是来不及了?”

温振华冷笑:“你妈留给你的东西?你妈死了十多年,这个家,还不是我和艳丽一手奋斗出来的?”

“你说拿走就拿走,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想要掌控温氏,国外呆久了,时差没倒过来,白日做梦呢吧?”

温夏言怎么也不相信,曾经对她至少表面上还慈眉善目的父亲,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她打开电脑,快速的连上网,不理会满屋子人神色各异的目光盯着自己,进入自己的账户。

所有的余额均为0。

一分钱都没有了。

她刷新了几次依旧如此,她又登陆公司账户,然而提示密码错误,温夏言额头冒出冷汗,手指头都开始发抖,这不可能!

那个密码是她的生日,她不可能记错自己生日,也不可能输错那个熟悉的数字!

然而一次次错误提示之后,温夏言无力的瘫软在那里,认清了一个事实。

温振华利用她监护人的身份,转移走了所有属于她的财产,冻结了她的账户,彻彻底底,让她在终于到了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再也没法拿到她该拿到的东西。

“你……”温夏言颤抖的手指指着父亲,对于这个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再也尊重不起来。

难怪他对自己这样不客气,原来早就有恃无恐。

温振华冷笑看着她:“白眼狼一条,我早就养够了你,既然你如此的恬不知耻,不如滚回国外去,跟你那个有家室的老外过去吧!滚!滚出家门,我温振华,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好,好哇!韬光养晦这么多年,你转移走了我的财产,你老婆逼死我妈妈,你女儿抢走我男朋友,现在还想要给我扣一顶大帽子。”

“温振华,我从前怎么没发现,你黑白颠倒的本事如此之高?”

“滚!”被直呼名字,温振华恼火的不行,大手一挥,两个家丁上来,一左一右拉着温夏言就往外拖。

温夏言厌恶的挣扎,想要挣脱,却比不过两个大男人的力气,一路喊叫着被扔出别墅,紧接着,她的行李箱被人扔出来,骨碌碌的滚到脚边,砸在她的脚踝上。

生疼生疼。

手掌在地上擦破了皮,血红的一大片,身上的关节也被摔的散架一样,温夏言咬紧牙关,撑着发抖的身体,扶着行李箱的拉杆站起来。

站在低温的冷风里,阳光隐藏在云朵之后,大地一片阴暗,一如她此时的情绪。

今天是她十九岁的最后一天,却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笑话。

叫了十九年的爹,将她赶出家门,妹妹挖墙脚,男朋友抛弃她,就连原本属于自己的财产也都被夺走,温夏言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这般田地。

温夏言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家门,咬牙切齿,恨意充斥了她每一个细胞。

“不,我不能冲动,我要冷静。”

妈妈留下来的财产,她不能就这样放弃,不可以便宜了赵艳丽和温雪然这对母女,温夏言想起来,妈妈生前有个御用律师,如果有事可以找他。

想到这里,温夏言没有半分犹豫,马上拖着箱子转身离开,她从不是什么遇到困难就哭哭啼啼的弱女子,她会像个男人一样,在遇到问题的第一时间,冷静的思考怎么解决问题。

然而天公不作美,她注定在是十九岁的最后一天踩遍所有霉运。

阴霾的雾气中,一道耀眼的车头灯打过来,紧接着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温夏言只来得及抬手挡住眼睛,就觉得一阵剧痛,人也腾云驾雾一样的飞起,下一秒,她陷入了一片无意识的昏暗之中。

失去意识之前,温夏言似乎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看看怎么回事,别死了……”

时间过去许久……

等温夏言再次有了意识,只觉得头痛欲裂,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豪华的天花板,那水晶吊灯像是一朵巨大的盛开的莲花挂在那里,金光闪闪,透着这里主人的奢华。

这是什么地方……

温夏言忍着头痛环顾打量这间房间,纯黑的装修格调,本该压抑沉闷的颜色,却并没有给人这种感觉,反而每一个细节都透出低调的奢华。

墙壁上挂着一幅壁画,将整个房间装点的多了几分文艺的格调,造型华贵大气的橱柜靠在墙边,地上铺着波斯绒地毯,白白的一片,和纯黑格调的房间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

温夏言摸了摸脑袋,被缠上了纱布,疼是疼,但感觉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伤势。她硬撑着不适的感觉下了床,光着小脚丫踩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

触感很舒服,因为受伤的缘故,温夏言脚底下有些发虚,站立不稳,她扶着柜子站在那里,忽然听到一声轻响,复古的雕花房宫廷双开门被人推开。

温夏言怔了怔,一个面容祥和的老者站在门口,见到她,和蔼一笑:“小姐,你醒了。”

随即,他侧开身子,让出道路来,恭敬道:“少爷,请。”

他身后,一个高大纤瘦的身影,缓步走进房间,笔直的裤管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一身合体剪裁的西装,衬托的他身形十分挺拔。

紧抿的薄唇,直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冷漠的没有一丝表情。

浓厚的剑眉之下,那双狭长的凤眸,深邃神秘,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仿佛多看一眼,就能吸走人的灵魂。

仿佛他站在那里,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开始下降,最后落在冰点。

温夏言只觉得骨子里冒出一股寒气,整个后背都是冷嗖嗖的,她下意识开口:“萧……萧少?”

见她能够准确地称呼出自己,被称作萧少的男人倒也没有觉得意外:“还能记得见过我,看来还没有被撞傻。”

温夏言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这个萧少,就是之前她在机场遇见过的那个萧少,难怪看着这么眼熟。

此时没有了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温夏言忽然就想起来,眼前的这个萧少,到底是哪个萧少。

萧靖风,闻名遐迩的帝风集团新任总裁,之前一直在国外发展,听说前不久刚刚回国。

听说此人行事作风果敢狠戾,心狠手辣,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业界巨头,人缝之无不敬其三分,自是无人敢招惹。

身价资产成谜,福布斯排行榜上没有他的名字,那是因为,他的资产之庞大,已经不能用福布斯排行榜来形容。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